街坊网   情感驿站   为了报复老公出轨找小三,我随便就跟陌生男人啪啪啪了
返回情感驿站
123下一页
发新帖 回复
查看: 12654|回复: 49

[情感诉说] 为了报复老公出轨找小三,我随便就跟陌生男人啪啪啪了

  [复制链接]
楼主
发表于 2016-3-21 15:4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 为了报复老公出轨找小三,我随便就跟陌生男人啪啪啪了!生孩子后老公再也不跟我啪啪啪了!被我逮住他跟小三滚床单,我一气之下随便找了个男人,没想到他花样百出,金枪不倒,折磨得我下不来床。后来这个男人居然找上门来要我负责,逼的我离婚……
我跟陌生男人啪啪了.jpg
        唐碧昕以前是银行普通职员,跟丈夫结婚好几年都没有怀上孩子,面对婆婆时时刻刻刁钻刻薄的话语,她最终还是辞职在家当上了全职太太,准备专心要个孩子。

  好不容易奋斗努力了两年,终于让她怀上了宝宝,眼看着马上就要生了,唐碧昕心里又激动又害怕。

  “你炒菜发什么呆?还不赶紧把菜盛上来,等下子健跟你姐姐就要回来了。”

  唐碧昕被婆婆震耳欲聋的声音给吓得差点就没了魂儿,她拧眉,忍不住说道,“妈!你说话的时候声音能不能小一点,要是把肚子里的宝宝吓到了可怎么办?”

  婆婆宋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忍不住伸手推搡了她一下,“怎么?这点声音你就承受不了了,你少拿孩子说事儿,孩子怀在你肚子里,要是出事肯定是你负责,少来诬陷我。”

  唐碧昕干脆不吭声了,她已经习惯婆婆这么在她耳边大吼大叫了,有时候更难听的话还说的出来,她有时候能忍也就忍了,好在丈夫站在她这边,有时候还会帮她说两句,这让她心里也感到几分慰藉。

  将锅里的菜盛上来,她听到敲门的声音,心中一喜,肯定是丈夫周子健回来了,她忙转身拉开厨房的门朝门口走去,脚下却没注意,好像踩到了什么,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,正好肚子就撞击到了地面。

  一瞬间,唐碧昕只觉得天旋地转,接着就是一阵突兀的刺痛感从腹部传来,她痛苦的倒在地上,惊恐的捂着自己的肚子,“好疼!”

  刚进门的周子健便瞧见了这令人心惊胆颤的一幕,眼瞳陡然瞪大,急忙走过去蹲下身,脸上闪着一抹焦急,“昕昕,你怎么了?好好的怎么会摔倒在地上呢?”

  从房间里出来的宋丹也瞧见了这一幕,尖叫一声,“哎呀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竟然摔倒在地上,你知不知道我盼这个孙子盼了多久,要是真出什么事儿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“行了,妈,还在这儿说什么呢?赶紧拿上钱和东西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,可能要早产了。”

  周子健弯腰抱起疼痛难忍的唐碧昕,就朝门口奔去,宋丹暂时也只能回房间快速的拿上钱和钥匙也跟着出了门。

  一路上,车厢里充斥着血腥味儿以及唐碧昕痛苦的呻吟声,额头上布满了汗水,坐在后车座的宋丹也是紧张的手心都冒出了冷汗,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。

  “千万要保佑我周家的子孙一定要平安出生啊!”

  唐碧昕痛苦的捂着肚子,两腿之前不断有血顺着大腿内侧流出来,听到婆婆的话,唐碧昕只觉得心都是疼的,到了这么紧要的关头,没有人关心她的死活,而是关心肚子里周家的子孙。

  车子快速抵达医院,因为周子健是个律师,在医院里也有熟人,很快唐碧昕就被送进了手术室,门砰地一声被关上。

  唐碧昕抓着一名护士的袖子,脸上充满了焦急与痛苦,艰难的开口,“护士····如果有问题千万一定要保住孩子。”

  等唐碧昕生完孩子,早已是大汗淋漓,体力不支了,她虚弱的躺在手术台上,听到孩子的哭声,一只手臂撑着微微起来,面色苍白虚弱的问道,“医生是男是女。”

  “恭喜你,是个千金!”

  前句话,唐碧昕的脸上还能荡漾出笑容,后面那句话,她的脸色一下就变了,手臂一软,人又倒回了床上,并非她也是重男轻女之人,可宋丹却是一个不折不扣而偏爱男孩的人,孩子还没出生之前,宋丹就每天求神拜佛,保佑她一定要生个男孩。

  可是不管这个孩子是男是女,都是她的孩子,无论如何,她都要让她在一个健康的环境下长大。

  手术门一打开,宋丹跟周子健都急忙上前,尤其为宋丹情绪最激动,迫不及待的问道,“医生,我儿媳妇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?”

  护士低头看了一下孩子,“女儿。”

  宋丹刚才还充满期盼的笑脸立马就垮了下来,等护士回到手术室时,气得腮帮子都在抖动,“你看看,我就说她以前就是一个不下蛋的母鸡,我费了多大的心思才把她身子调养好能生孩子了,结果还生了个赔钱货,这孩子跟她娘一样都是赔钱货,周家的根儿啊,就断在那女人手里了。”

  周子健抱着怀中的女儿,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,可眼底的光芒到底还是黯淡了几分。

  “行了,妈!女儿就女儿吧,不都是留着咱们周家的血吗?等会儿昕昕出俩你可不要当着她的面说不好听的话。”

  宋丹把头转向一边,没有吭声。

  等护士把唐碧昕推出来,唐碧昕无力的躺在担架车上,满头大汗,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,就连唇瓣都发白。

  周子健站在她旁边,俯身询问唐碧昕,“觉得怎么样?”

  唐碧昕摇摇头,心里还是有几分愧疚,“抱歉,生的是个女儿。”

  周子健伸手抚摸上她苍白的脸颊,“没关系,只要你没事就好,女儿也是我们的孩子。”

  在一旁的宋丹可没这么好说话,极度不悦的冷哼一声,“我们周家的根儿就毁在你手上,自己就是个赔钱货,结果还生了个赔钱货,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,人家生个孩子花一千多块,你就花了六千多块,你这女儿不是赔钱货是什么?”

  唐碧昕刚从手术室出来,宋丹就这么连珠带炮的把她给狠狠骂了一顿,心里的委屈马上就涌了上来,眼眶的泪水都快喷出来了,嗓音沙哑无力,“妈!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?不管怎么说,这孩子也是我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,医生都说了,要是再晚来一步的话,说不定孩子跟大人都保不住了。”

  虽然她知道平时婆婆对她的态度一向都不是很好,只有怀孩子的时候,还算能够忍受,可是她也是女人,也生过孩子,在经过一场生与死的经历之后,她只想得到家人的关心和呵护,而不是站在医院就骂了起来,责怪她。

  旁边的护士们也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,唐碧昕登时忍不住就抽泣起来,周子健发觉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,对宋丹喝道,“妈,这么多人看着呢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的。”

  宋丹扬起下巴,趾高气扬,“你以为我愿意在这里盯着她啊?算了算了,周家娶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媳妇也真是倒了霉,我先回去了,你自己在这儿吧。”

  宋丹说完也不看看孩子一眼,转身就离开了。

  周子健叹了一口气,等护士把唐碧昕送到病房,周子健安慰了一下,唐碧昕的心里才算是舒服多了,她料想到生个女儿必定会招来宋丹的嫌弃,可也没想到她竟然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开始骂了起来,让她着实寒心。

  要不是看在周子健还对她不错,谁愿意忍受这样刻薄的婆婆,现在又生了孩子,更不愿意让孩子成长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,也只能忍了,但愿以后宋丹能够看在女儿是周家孙女的份儿上对孩子好点儿。

  在医院住的这几天都是周子健下班过来照顾唐碧昕,自从孩子出生以后,就再也没有见到宋丹的影子。

  这天,医院里的护士过来巡房,告诉唐碧昕,“你的药快要用完了,你丈夫没有交医疗费,你现在下体还有点发肿,必须要尽快消肿,不然担心会伤口发炎。”

  当时唐碧昕并没有多想,只以为是丈夫忙着工作忘记了,便在护士走了以后拿电话拨通了丈夫周子健的电话。

  “喂!昕昕,有什么事吗?”

  唐碧昕的声音依旧有几分虚弱,可能是因为早产失血过多的缘故,“子健啊,刚才护士过来说我的药费还差一点儿,你中午过来缴上吧。”

  周子健在电话里的声音一下就低了许多,“等我中午过来再说吧。”

  挂了电话,唐碧昕盯着睡在自己旁边可爱的女儿,心里的阴霾顿时就被冲散了,这个小宝贝现在是她所有的精神支柱,婆婆对她不好没有关系,她还有丈夫和女儿可以倚靠。

  周子健中午赶过来,手中拎着保温桶,“这是妈给你熬的鸡汤,喝了说可以补身体。”

  唐碧昕苍白的脸上出现了几分诧异的神色,当日不留丝毫情面的婆婆竟然会给她炖汤,当时唐碧昕天真的以为是婆婆想通了,愿意接受这个女儿了,结果让她更为大惊失色的还在后面。

  唐碧昕一边喝着鸡汤一边对坐在床边逗弄女儿的周子健说道,“老公,你先把女儿放在这儿吧,去把医疗费交了,不然医生不给用药。”

  周子健听到医疗费,脸色顿时就变了,支支吾吾的说道,“昕昕,不是我不给你∩医疗费,是我这个月的工资都拿来交物管费和房贷了,身上已经没几个钱了,我妈说生孩子都是这样,回去用老家的草药敷一下就可以消肿,没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。”

  唐碧昕一听,喝鸡汤的动作一僵,诧异的盯着这个一向在婆婆面前维护她的老公,“你说什么?你的意思是不给我交医疗费?子健?是你妈让你这么做的?我生个孩子差点把命都送了,你们连医疗费都不愿意给我交?”

  周子健还在极力的解释,“我是身上真没钱了,要不你找你以前的同事借吧,等你上班挣到钱了再还,我事务所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  周子健面无表情的站起来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。

  唐碧昕只觉得天好像都塌下来了,她想着想着,又委屈的落下了眼泪,为什么现在连丈夫都不顾忌她的死活了,她抱着女儿,坐在床上独自落泪。

  不过唐碧昕总觉得这个姐姐对周子健特别的好,好到让她有时候心里很不舒服,有一次她甚至看到周子健的姐姐卢一然,蹲在卫生间里帮周子健洗内裤,当时她就有点生气。

  她本来想打电话找同事借,可是同事一听到要借钱,马上就借口说自己经济困难什么的把电话给挂断了。

  唐碧昕失落的盯着黑屏的手机,再次拨通周子健的电话,这次让她更为心寒的是周子健的电话竟然关机了,她的心都揪着般的疼,周子健是个名气不大的律师,平时恨不得天天二十四小时开机等待客户上门,又怎么可能会出现手机没电的情况呢。

  她无力的把手垂在身前,世界上还有像她这么可悲的人吗?人家女人生了孩子一家人像对待宝一样的对待,可是她呢?只是生了个女儿,丈夫婆婆连她的死活都不顾了。

  她想到自己曾经大学时的闺蜜,快速的拨通了电话,还好对方二话不说就答应借钱给她,很快她把剩下的医疗费给交上了,出院的时候,她打电话给周子健让他开车来接她,可周子健却说他今天要打一个官司,没有时间。

  就这样,站在寒风中的唐碧昕独自一人抱着孩子在路边等车,刚生完孩子却站在冷风之中,手中还抱着个未满四十天的婴儿,唐碧昕想着想着,鼻尖就开始泛酸。

  好不容易拦了一辆出租车,偏偏里面又坐着人,她尴尬的道歉,“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里面有人。”

  出租车司机刚准备开车,旁边一位中年男人叫了停,他把车钱给了推开车门下车,对迷茫的唐碧昕说道,“看你抱着个孩子,想必是刚生完孩子吧,一个人在这里打车不是那么好打,你先上去吧,我重新拦车,别把孩子给冻着了。”

  唐碧昕忙不迭的弯腰对这位中年男人道谢,“谢谢大哥,谢谢你了。”

  中年男人多看了一眼唐碧昕怀中的孩子,摆摆手,“没关系,快上去吧,这大冬天的这么冷,怎么一个人抱着孩子出院呢。”

  唐碧昕弯腰坐进了出租车,眼眶涩涩的,泛着微红,心里却冷到了极点,尚且连一个路人都这么好心,看不过去她抱着一个孩子站在寒风当中,可她的婆家却不顾忌她的生死。

  抱着孩子回到家门口,不少邻居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,还有人上前来询问为什么是她一个人回来,是人都要面子,何况家丑不可外扬,唐碧昕只能违心的说婆婆和老公都有事,实在是脱不开身。

  站在门口,她一只手抱着孩子,一边去敲门,小脸冻得通红,手冰冷,都感觉快不是自己的手了。

  敲了好半天的门才有人开,当宋丹看到抱着孩子的唐碧昕,语气淡漠的问道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唐碧昕觉得这话问的有点搞笑,这是她的家,她不回这里回哪里,他们不给她交医疗费,她不出院做什么?

  心里对这个婆婆还是有些窝火的,唐碧昕没搭理她直接进了卧室,当孩子安顿好以后,她赶紧也钻进被窝,将空调打开,这么冷的天气,都快把她给冻死了。

  结果还没吹几分钟的空调,刚暖和一会儿,房间门又被推开了,婆婆宋丹看到她开了空调,走过来,一把抢下唐碧昕手中的空调遥控器,将空调给关了。

  “子健在外面辛辛苦苦挣钱,可不是为了让你在家里享福的,开空调多费电啊!”

  婆婆冷声说完,便拿着遥控器出了房门,唐碧昕盯着自己空荡荡的手,越发觉得这种日子过的实在是太艰难了,可是看了一眼在婴儿床上的小东西,又觉得舍不得,她的父母以前就离过一次婚,在她很小的时候,她知道家庭不健全对孩子带来的伤害是不可弥补的。

  只能忍了,大不了多盖几床被子,她小心翼翼的翻身下床,打开衣柜将被子取出来盖在上面,才觉得暖和了不少,人家坐月子,都有专人照顾,而她只能自己照顾自己。

  想想都是心酸,坐月子的四十天,唐碧昕也没过过多好的日子,宋丹除了一天三顿饭给她端到床边,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管,有时候还会抱怨几句,她想着现在还在坐月子,也就算了。

  今天坐月子满了三十天,唐碧昕正坐在床上抱着孩子喂奶,宋丹砰地一声就将门给打开了,“唐碧昕,你明天去上班吧?”

  唐碧昕坐在床上还没有反应过来,还以为婆婆是忘记了她坐月子的时间,尽量耐着性子解释道,“妈,我还差十天才出月子,您忘记啦?”

  宋丹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,“我当然没有忘记了,以前我生子健的时候坐月子才坐了一个星期,让你坐了一个月不错了,家里没什么钱了,你要是再不出去上班的话,家里就喝西北风了。”

  唐碧昕在心中冷笑,这才多长时间,月子都还没有坐完就要赶着人去上班了,不过她当然不会这么快就答应。

  “妈!这件事情还是等子健回来我跟他商量一下再说。”

  宋丹也没再说什么,转身拉开房门砰地一声关上,看的出来,唐碧昕没有唯命是从惹的她很不高兴。

 晚上周子健回来,并且还带着他的姐姐,周子健这个姐姐属于远方表姐,因为家里实在是太远,在成都这个地方又无依无靠,最后只能寄居在他们这里,前段时间好像是因为出差去了,现在才回来。

  可宋丹说从小周子健跟这卢一然的关心就如同亲兄妹,还说唐碧昕太敏感,之后两人倒是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唐碧昕也就压下了心中的疑惑。

  周子健回房间以后,唐碧昕看他这么累的样子,想着干脆明天再跟他说好了,正当唐碧昕睡得迷迷糊糊时,周子健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,也把熟睡中的唐碧昕给弄醒了。

  她拍开他的手,坚决的说道,“我现在还在坐月子,不能做同房,你再忍忍。”

  说来她还是有些怄气,上次周子健独自把她扔在医院都没管她,回来也不问问她情况如何,出院借口有事直接就不过来了。

  周子健也没强迫唐碧昕,转身睡去了,唐碧昕喂完孩子的奶躺下又睡着了,半夜的时候,她忽然觉得奶有些涨,翻身起来打开床头的台灯,却没有瞧见周子健的身影。

  她起来准备到卫生间去上个厕所,她以为周子健或许是半夜去上厕所,路过卢一然房间的时候,耳边却听到了奇怪的声音,是喘息声,还有粗重的呼吸声,她鬼使神差的停下脚步,手拧开门把微微敞开一条缝,看到里面大部分的光景,当她看清楚时,整个人面色一变,如遭雷劈,好像世界都在天旋地转了,她惊讶的捂着嘴,担心自己忍不住尖叫出来,她竟然看到了······?

  卢一然竟然跟她的丈夫周子健在滚床单,卢一然的嘴里还忘情的叫着污秽不堪的话语,唐碧昕脑袋顿时一片空白,太阳穴突突的跳,一股钝痛袭来,心里的某一处好像塌陷了下来,无边的黑暗笼罩着她。

  手指紧紧攥着门框,手指一根根收拢,手背泛着青筋凸起,她那张脸惨白如纸。

  此时已经没有任何情绪可以道出她的心情了,自己的丈夫竟跟他的姐姐·····

  卢一然坐在周子健的身上,搂着他的脖子,声音柔媚入骨,“子健,你今天怎么这么····?是不是你老婆坐月子没满足你啊?”

  周子健低头吻了一下卢一然的唇瓣,“还不是你这个妖精一回来就勾的我魂儿都没了。”

  唐碧昕听到他们之间的情话,实在是受不了了,猛地把门砰地关上朝着门口跑了出去。

  大门也被她紧紧的关上,她一路几乎是狂奔,跑累了,就弯着腰站在街道上不停地喘气,夜里的寒风刺骨,可却不及她心里的万分之一,到底发生了什么?卢一然,卢一然不是他的表姐吗?他们两个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情。

  等她冷静下来,才想起刚才一时生气猛地把门拉过来关上了,那么现在周子健肯定就发现了她一定是知道了他们的事情,而她再想要装作不知道也是不可能的了。

  这件事情婆婆宋丹知道吗?

  夜晚的风呼啸的吹来,冷的唐碧昕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体,她身上就穿了一件棉衣里面和一件毛衣,下面一条运动裤和一双拖鞋,就这么狼狈的跑出去了。

  反正她今晚是不可能再回去了,女儿自然有婆婆宋丹照顾,尽管她不喜欢孙女,但到底还是他们周家的血脉,她不会把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样的。

  重要的是她现在要回哪儿去,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,她现在都不能再回去,回去了就等于原谅他们那对狗男女。

  她掏了掏棉衣口袋,什么都没有,甚至连钥匙都没有带在身上,她无奈的耸了耸肩,这下好了,真的是把自己逼上了绝境。

  还好现在是半夜,没有几个人走在路上,不然任何人看到她这样子,估计都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吧。

  起身朝着前面走去,实在不行,她就先去好朋友的店里先去住一晚上,至少不会流露街头。

  她沿着路边走去,因为天气太寒冷,冷的她的身体不住的颤抖,身后忽然传来一束刺眼的灯光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整个人就被拉进了车厢,她以为是绑架或者是抢劫,第一反应就是尖叫,还没等她叫出来,嘴又被一双大手给捂住了。

  “别叫!我不是坏人,只是需要你帮个忙,等下你乖乖配合我,我会报答你的。”

  唐碧昕担心被伤害,只好愣愣的点头,黑夜之中,她看到了一双深邃复杂的眼眸,那里面似乎蕴含了太多的东西,一眼望不到边,又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,生生的把她给吸进去。

  唐碧昕也怕自己被这个男人给谋杀了,毕竟这个男人周身的冷冽气息实在是太庞大了,她有些担心自己要是真的叫出来会被他怎么样,她还有女儿,不能出事啊。

  她点点头,算是同意了,男人才拿下了捂着她嘴上的手,唐碧昕松了一口气,她正准备吭声问这男人到底想做什么,耳边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女声。

  “苏澈,你在哪儿呢?怎么这么快就走了,人家还没玩够呢?”

  唐碧昕并不知道被叫人的名字就是眼前跟她在同一车厢里的人,还压低声音问道,“你在躲什么啊?”

  苏澈食指放在唇上,示意唐碧昕噤声,“躲女人!”

  唐碧昕刚要睁大眼睛重复这几个字,就被面前的苏澈俯身吻住了,她心跳猛地加速,惊讶的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男人,想要挣扎。

  男人手握住她的腰肢,唐碧昕根本无法动弹,只能从嘴里支支吾吾发出断断续续的嘤咛声,可在其他人听来,更像是忘情的喘息声。

  女人走到车门前,认出了苏澈的车子,抬手敲了敲车窗,车窗降下,还未等女人开口,便看见了面前一副火辣辣的场面,苏澈搂住唐碧昕的脑袋,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,唐碧昕身上的衣服可算是衣衫半褪,女人看的一张脸都快气绿了,在原地直跺脚。

  “苏澈!你你你,你竟然·····你竟然抱着这么老的女人玩这种游戏你还有没有审美眼光?”

  唐碧昕在苏澈的身下一愣,什么叫这么老的女人,苏澈能清晰的感受到唐碧昕的身体在逐渐紧绷,看来还遇到了一个不好惹的小野猫,既然都到这一步了,那下面的时间就留给她们吧。喜欢和老男人啪啪啪,舒服。

  苏澈停止了动作,从唐碧昕的身上起来,笔直的坐在驾驶座上,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皱巴巴的衬衫,唐碧昕坐起来,红着脸低头整理自己的衣裳。

  女人被冷落在一旁,气性更大,指着唐碧昕,尖锐的叫道,“喂!老太婆,我在跟你说话呢,苏澈是你能碰的吗?也不看看你半老徐娘这副模样。”

  唐碧昕整理裤子的外套的动作一顿,抬起脸,嘴角却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,半趴在车窗上打量起面前这位妖娆的女人起来。

  “这位小姐,请问你以为自己又是什么好货色吗?一看就知道胸大无脑,看你这xiong部是不是去做过手术啊,怎么看起来有点变形了呢,别硅胶在里面坏了都不知道。”

  说着,她还用手指去指了指那女人胸前女人吓得忍不住尖叫起来,赶忙用双手捂住自己那地方。

  苏澈在驾驶座上差点就笑出声来,还好忍住了,果然今晚运气不错。

  女人脸都快被气成猪肝色了,“你·····你这个女人,怎么能这么野蛮呢?”

  唐碧昕两只手呈爪子形状,朝着女人挤眉弄眼,“我还有更野蛮的,你要不要试试啊?”

  正好,她今天被周家那一家子气得还没处发泄呢?把这女人当成出气筒也不错。

  女人矫揉造作指着车厢里面泰然自若的男人,“苏澈,难道你都不管吗?好歹咱们也有旧情,难道你连这点情分都不要了吗?”

  苏澈举起两只手,挑了挑浓眉,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,“这是你们女人之间的战争,我可管不了。”

  唐碧昕闻言,嘴角撇了撇,这种男人真不知道眼前这个穿着妖娆的女人为什么会那么稀罕,一看就知道是花花公子,痞里痞气。

  她好心的劝道,“姑娘啊!我说你干脆就别在这种男人身上费神了,你看他压根就不想搭理你,你何必在这里纠缠不休呢?”

  而唐碧昕的好心劝告,在妖娆女人听来,完全就变了味儿,她仰着头,趾高气扬的瞪着面前的唐碧昕,“老太婆,你以为苏澈是真心喜欢你的吗?他什么样的眼光我还能不知道吗?他能看上你?等着吧?总有一天他会甩了你的,哼!”

  说完,妖娆女人踩着她那八公分的高跟鞋像一只高傲的孔雀一样转身离开。

  唐碧昕想起刚才妖娆女人的话,捂着嘴偷笑,确实,这就是这个男人的眼光,真不怎么样。

  “你在笑什么呢?”

  正当唐碧昕还在偷着乐时,全然忘记了她现在还坐在别的男人的车内,苏澈猛地凑到她的耳边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旁,她惊觉般闪躲。

  苏澈被她的动作逗笑,“你躲什么呢?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?对了,你一个女人家,为什么这个时候会跑到这种地方来?不怕遇到危险?”

  唐碧昕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,自己窝在角落,警惕性的望着面前的苏澈,刚才这个男人在她的身上为所欲为她可一点都没有忘记。

  苏澈把她眼底的防备全部收入眼底,越发觉得似乎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,又凑近她几分,英俊的脸在头顶昏黄的灯光下越发显得魅惑,“喂!我问你呢!妇女!”

  唐碧昕猛地瞪大眼睛,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妇女?”

  苏澈坐直身体,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,顿时间车厢里烟雾缭绕,把他的五官映衬得朦胧,他沉吟了片刻,侧头笑睨着唐碧昕,“第一!看你这身打扮,肯定是结了婚的,其二,看你这胸部,跟你的瘦小的体型不符,那肯定是生了孩子的,你不是妇女是什么?”

  唐碧昕听闻,顿时间就觉得无语了,回到之前的话题,“你刚才不是说我帮了你,你会答应我一个要求吗?”

  苏澈将烟蒂凑到嘴边吸了一口,朝面前的玻璃吐出来,“是啊!你说吧,是想让我以身相许还是想跟我来个一夜情,我没关系的。”

  唐碧昕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,毫不留情的打击他,“抱歉!我对你这种花花公子没有任何的兴趣,我只是想让你借我点儿钱,你可以把电话号码留下来,明天我就会还给你。”真以为一夜情遇到金枪不倒的老男人啊。

  面前这个男人可以说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,现在回去已经是不太现实的了,不仅仅卢一然会嘲笑着看待她,以后这对狗男女一定会在她的面前无所忌惮。

  苏澈挑起一抹轻佻的笑容,浓眉微扬,“咦?你这算是在跟我搭讪吗?”

  唐碧昕大学就跟周子健谈恋爱直到结婚,几乎没有接近过异性,而面前的苏澈是如此的阳光,那么吸引人的眼球,再配合他说着这让人脸红心跳的话,唐碧昕又如何能够招架的住。

  登时脸就红了起来,哑着嗓音辩驳道,“你在胡说什么啊?我只不过是想请你帮个忙而已,你刚才自己也说了,只要我配合你,你就会答应我一切要求,何况我只是在找你借钱,又没有找你拿钱!”

  苏澈抬起那清澈漆黑的眼睛,性感的嘴角始终保持着那抹笑,“难道你不知道,借了钱要还钱,但是拿钱是不需要再见面的吗?”

  唐碧昕这才反应过来,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非要说自己在搭讪他了,她嘴角忍不住勾起讥讽,“这位先生,我想你是想多了,对于我这种已婚女士来说,对你这样的花花公子是没有兴趣的,我借钱不是为了要接近你,只是纯属不想欠你你这种人的人情,明白吗?”

  苏澈饶有兴致的摸着下颌打量着面前的女人,虽然穿着很土,面色看起来很苍白,可如果认真看的话,还是有可取之处,毕竟这张脸的皮肤事真的很白皙,秀色可餐。

  “好吧,我借钱给你!需要多少!”苏澈沉吟了片刻很爽快的从包里掏出钱包,就准备在里面数钱给唐碧昕。

  唐碧昕一看苏澈钱包里一打一打的钞票就知道这个男人肯定很有钱,但是她没有眼红的意思,偏过脸,问道,“请问这里的酒店一个晚上需要多少钱?普通的!”

  苏澈正在数钱,听着这话就愣住了,“这么晚你不回家?去酒店?”

  唐碧昕烦躁回过头,“这位先生,我是找你借钱,不是找你拿钱。”

  苏澈从钱包里掏出三百块钱放在唐碧昕的手心中,“记住,我有名字,苏澈!”

  唐碧昕盯着手掌心里的三百块,紧了紧,这还是她头一次跟外面的陌生人借钱,其实转念一想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很不靠谱,却比别的人都心好不是吗?他其实完全可以不借钱给她的。

  她低垂着头,“谢谢!”

  苏澈嗤笑一声,伸出指尖在唐碧昕的额头上轻弹,“看在你刚才非常配合我的份儿上,告诉我你的名字,和电话号码,我顺便把你送到附近的酒店去。”

  唐碧昕这次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报了上去,因为她知道之后还要还苏澈三百块,可是这已经算是她很幸运的了,至少没有流落街头不是吗?

  男人经常找小三经常换会有感情吗?车子停在酒店门口,唐碧昕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就要下车,苏澈陡然间抓住她的手腕,唐碧昕诧异的回头,“怎么了?”

  苏澈的眼眸幽深漆黑,淡笑,“没什么,你身上带身份证了吗?你就要去住宿?”

  唐碧昕这才想起她出来的匆忙,连钱包都没带,就更别说身份证了,听说最近扫黄扫的比较厉害,没有本人的身份证是没有办法办理入住手续的。

  唐碧昕只好尴尬的看向苏澈,“那你带了吗?”

  苏澈从上衣兜里掏出身份证,举在手中,“当然!”

  唐碧昕正要欢呼雀跃,可下一秒,苏澈的话差点就让唐碧昕僵硬在原地。

  “但是我要跟你一起住在酒店里。”

  唐碧昕猛地瞪大眼睛,“什么?你开什么玩笑!”

  苏澈挑起浓眉慵懒的笑笑,“那当然了,我怎么会知道你是不是骗子呢,身份证是要押在前台的,我要是走了,你第二天爬起来把我的身份证拿着跑了怎么办?”

  唐碧昕只觉得整个人都要崩溃了,亏她刚才还觉得自己挺幸运的,遇上了有人愿意给她借钱,还愿意搭她来酒店,结果下一秒,这个男人就摇身一变成了狼。

  她尽量压制住心中的火气耐着性子跟苏澈解释,“先生,你放心,我只结了婚的女人,不是骗子,而且我拿着你的身份证没有任何的作用,如果你放心的话,明早可以来取!”

  苏澈还是坚定的摇头,“反正我条件开出来了,如果你自己不答应的话,那我只能走了。”

  说罢!苏澈就准备把身份证重新揣回兜里。

  “等等!”

  唐碧昕忽然叫住,此时她如果让苏澈走了,任凭她兜里揣了多少钱也没有办法住酒店,反正她是生了孩子的,应该不会有男人看的上她。

  “好吧!但是你要保证第二天一早你就要离开,而且晚上不能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!”

  “OK!”

  两个人一同走到前台办理了入住手续,唐碧昕跟苏澈两人拿着房卡进了房间,里面是一个两张床的房间,什么东西都一应俱全,连电脑配备了,她刚才本来打算要个普通的房间就算了,毕竟便宜,可是苏澈一上来就要豪华间。

  不过还好钱是苏澈给的,她就没再说什么。

  晚上,苏澈洗完澡只围了一条浴巾出来,唐碧昕刚好转身,就看到了这一幕,吓得尖叫了一声,捂着嘴巴,指着苏澈,“你·····你为什么不穿衣服?”

  老公带小三回来啪啪啪给我看,真是气死我了。为了报复丈夫出轨,我决定随便就跟陌生男人啪啪啪了!
发表于 2016-6-8 00:0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跟老公分开2年了,很想找个男人啪啪啪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9-10 01:14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
有小三的裸照想报复老公和小三该怎么做?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3-21 22:30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了报复丈夫出轨,我跟陌生男人啪啪了!所有的人物性格都和正常人的逻辑不符,女主人公被强吻居然还替施暴者出头?尽管她是在丈夫和所谓的“表姐“滚床单之后,而且婆婆也对她造成了长期的精神上的折磨,居然一点反抗意识都没有。自己的尊严都让她给丢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3-25 11:3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了报复丈夫出轨,我跟陌生男人啪啪啪怎么了?刚和老公啪啪完又想别的男人是不是很变态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3-25 11:44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了报复丈夫出轨,我也出轨了,这是什么逻辑?做小三时啪啪啪感受好吗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4-15 00:00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男生和女声啪啪啪时谁更舒服?我小三不让我跟我老婆啪啪,难道只有羞羞能让爱情丰满起来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4-16 00:45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公找小三,居然在我面前啪啪啪,我逮住老公跟小三上chuang,一气之下我随便找了个男人,可是没想到一夜情后这个男人竟然要我负责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1 23:1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公話忍我好耐,揾第三者報復我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7 23:4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女朋友坦白说之前跟三个男人啪啪啪过,我还能要她吗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9 00:0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出差回来发现老公正和小三啪啪啪,老公出轨被揭穿后还跟小三有联系是否需要找小三谈谈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12 00:15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结过婚的男人找情人是不是都为了啪啪啪? 为什么男人回家就玩手机,感觉两个人跟陌生人一样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15 12:16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跟陌生男啪啪一夜情好玩吗?在网上看到有女生穷游要在路边招手坐陌生人的免费顺风车,被逼要给司机陪睡,请问搭车去西藏就要同意跟司机啪啪啪吗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20 00:0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公出轨跟着小三走了,有小三的裸照想报复老公和小三该怎么做?我要怎么做才能挣口气,路边随便找个人来揉奶吗?快要疯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21 00:16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什么时候女人会和陌生男人啪啪?和陌生人啪啪啪很刺激啊? 厦大教授赠别毕业生:不要随便叫陌生男人"老公",不要让陌生男人随便睡你的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24 22:5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什么老公吻我就想和我啪啪,老公我要啪啪啪,为什么男人啪啪啪时不喜欢搂着女人的腰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25 00:20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近有个男生要和我啪啪,怎么才知道男生是不是刚啪啪啪过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26 00:1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与陌生人啪啪啪?也太随便了吧,女生为什么不可以随便啪啪啪?你懂的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5-28 23:5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结婚后就可以随便啪啪啪吗?和老公啪啪的时候孩子在旁边看着会有问题吗?孩子只有三岁哦。今天我很累,但老公非要啪啪啪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6-4 23:38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和丈夫啪啪啪时,婆婆站在门口,你说变态不变态?

       和丈夫啪啪啪的时候,却发现婆婆在门口偷听……我快要疯了。

       丈夫极度恋母,我们结婚一年多,他依然坚持要跟他妈,也就是我的婆婆住在一起。

       这事我也不好说什么,婆婆一手把我丈夫拉扯大,临老了,总不能让她一个人住,而且这样也算我丈夫他有孝心,百善孝为先嘛,说明他是个好人。

       后来我才发现,我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。

       大约婚后半年,有一天晚上我跟老公在房间里干那事,他虽然持久力一般,但可以说器大活好,我当时飘飘欲仙的,很享受。

       谁知道搞着搞着,我忽然发现半开着的门前站着一个人,我当时吓的就叫了出来,丈夫还以为我很享受,就搞的更加用力。

       我连忙翻个身,对他说:“老公,你看门前怎么站个人?”

       听我这个一说,他也很惊讶,我连忙穿好衣服,走到门前去看,这才发现原来是婆婆。

       我挺尴尬的,就问婆婆:“这么晚了,你站在这干嘛?”

       婆婆很不开心:“这是我家,我想站在哪就站在哪,管你什么事。”

       我看她发起了脾气,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后来我才知道,婆婆是想听我们夫妻的动静,怕我欺负他儿子。

       对于这种事,我也就一笑了之。

       我想这事也没什么,反正房间的门隔音,办事的时候提前把门锁好就行了,而且我半夜也不会经常出来上厕所。

       直到我怀孕以后,才发现这的确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。

       怀孕以后经常半夜恶心,有时候睡不着,我就想着去客厅里坐着看看电视,免得打扰到丈夫休息,他第二天还要上班,的确挺辛苦的。

       这期间的几个月里,婆婆很少站在我们门前听我们说话,可以说一切都相安无事,就等着小宝宝的降临。

       直到有一天晚上,我翻来覆去也睡不着,丈夫的手上也不老实。

       一开始只是在我脸上轻轻抚摸,过了一会就塞进了我的睡衣里,随着他细长的手在我胸前滑动,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也知道他起了心思。

       怀孕以后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就没做过了,我清楚他的确需要。几次我都看到他在厕所自己解决,我心里挺愧疚的,毕竟我们是夫妻。

       他在我胸前摸了一会,就对下面发起了进一步的攻势,我也不去反抗,任由他手在花蕾上按压,事实上我也挺享受的,没多久床单就湿了一片。

       只是他越是这么弄,就越是难受,我实在不忍心,就用手帮他,他小声叫了一下,然后猛爬起来,堵住我的嘴。

       我也是第一次弄这个,半天无从下手,咬的他直叫,但我能听出来,他的确很爽,我心里也好受一些。

       完事以后,他就慢慢的睡去了,我就打算去厕所漱漱口然后睡觉。

       谁知道我刚打开门,婆婆就抓着我的手,大骂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坏心思,当人老婆,不陪睡觉,天天半夜往客厅跑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      我当时就有点生气,我说:“我是当人老婆的,但不是来陪睡觉的。”

       婆婆冷笑:“那我不管,你进了这个家门,就要陪我儿子睡觉,你回床上去。”

       我虽然农村出生,但在家也是娇生惯养的,哪受过这气,何况我现在还怀着孩子,于是就跟婆婆解释这个问题。

       谁知道没说几句,我就觉得下身一阵剧痛。

       婆婆的嗓门大,很快就把丈夫吵醒了,他爬起来看着我和婆婆,小声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      我还没说话,婆婆抢话说:“半夜我起来上厕所,就看到她偷偷的给别的野男人打电话,你说她还是人嘛。”

       丈夫一听这话,就恼火了,他看着我问:“我妈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       我下身抽搐,呼吸开始变的急促,眼泪流的满脸都是,已经无力回答丈夫的话,婆婆却讥讽我说:“你还给我装,被我戳穿了吧?”

       说起来我丈夫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,但是眼前的人是他妈,所以他半天一句话也没说,他沉默了一会,转身关上门继续回去睡了。

       我窝在客厅沙发角落里,绝望的看着慢慢关闭的房门,渐渐晕了过去。

       你们做爱有被公婆听到过吗?

点评

和丈夫啪啪啪时,婆婆站在门口?有点恐怖咯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-6-6 00:4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6-5 00:18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结婚那天,老公啪啪啪我一晚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6-6 00:46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雨燕非 发表于 2016-6-4 23:38
和丈夫啪啪啪时,婆婆站在门口,你说变态不变态?

       和丈夫啪啪啪的时候,却发现婆婆在门口偷 ...

和丈夫啪啪啪时,婆婆站在门口?有点恐怖咯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下一页 »
返回情感驿站
123下一页
发新帖 回复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